长安倾故里.

2.9-2.14白衣卿相solitude两周年联文

Solitude联文组:


总海报:长岛海鲜罐头@超大号西瓜糖 


主办方@Solitude联文组 




2.9白衣卿相·待月西厢


以戏曲道具为主题



参与人员


博肖


@啵啵味水蜜桃 


@栗子梨 


@慕夏_ 


@聂酩酊 


@蒜泥拍黄瓜 


@一颗甜橙子【vb本子预售】 


@一颗兔头 


战博


@楚辞入股不亏 


@朝露 


@猫忆- 


@南城悠幽(包子) 


@岁时记 


@Tapioca奶茶(争取日更) 


@20岁浪荡丈母娘【看头像】 


@姽婳何奈流年 


@温肆瑾【限流看文戳主页】 


@云青欲雨 




海报@劣颜 




2.10 白衣卿相·春秋代序


以文言文实词翻译为主题



战博


@阿念姑娘 


@川三 


@哈牛柚子露yu【有本预售】 


@梅叽 


@Ranmo阮衿. 


@嫩草吃兔砸 


@上池 


@Uou_ZB(一定看置顶呀) 


@温肆瑾【限流看文戳主页】 


@夏日限定的缓儿. 


@知惘. 


博肖


@阿五是你的好朋友 


@半宿 


@啵桃奶昔 


@古砚微凹 


@栗子打柚子 


@慕夏_ 


@平平无奇欢 


@堂前言 


@一颗大白菜 


@漪荆姩 




海报@酸辣粉Z 




2.12白衣卿相·烟来云岫


以烟草名称为主题



博肖


@林矛 


@夏日限量贩卖 


@平行波 


战博


@川三 


@奶盖芋泥超好喝 


@时时可爱鬼 


@20岁浪荡丈母娘【看头像】 


@温肆瑾【限流看文戳主页】 


@椰奶林 


@知惘. 




海报@xian鱼不咸 




2.13白衣卿相·怡情悦性


全员综艺体,互相指定综艺题材



战博


@红绿鲤鱼与昱 


@北寺少年(看最新发的文章) 


@超大号西瓜糖 


@糊恩赐 


@嫩草吃兔砸 


@Ran然 


@溏心荷包蛋 


@天上星星会发光啊 


@温吞 


@杏酸杏【不写完悄悄不改!】 


@一个水饺 


@悦明呀(工作中) 


@33 


博肖


@长安倾故里. 


@惊春 


@江慕璃(生病QAQ) 


@木栀夏夏夏【预售看置顶】 


@秦玖妍 


@秋秋珩 


@司玖玖玖(高三暂退) 


@王那个耶啵超甜 


@云月 


@只是鱼啊 


@钟她没有柚子 




海报@秦玖妍 




2.14白衣卿相·熙来攘往


以乐队曲风为主题



战博


@加减乘除的减 


@猫忆- 


@神女 


@20岁浪荡丈母娘【看头像】 


博肖


@阿五是你的好朋友 


@_不遇 


@词俗尽欢 


@栗子梨 


@糖芝麻酥饼 


@堂前言 




海报@困困倦倦. 




以上就是全部,尽请期待吧。







一个诚恳的请假条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来请假了朋友们😭

先给暗室逢灯联文组的策划老师诚挚道歉:非常抱歉真的是突发情况

写好的稿子保存在我电脑上,但我现在在我姥姥姥爷家留宿,元旦假期结束后才能回去(本来是昨天晚上就能回家的呜呜呜呜呜,爸妈临时决定的)

然后我又没有弄定时发布,于是……

真的抱歉啊啊啊啊啊!我只能跟着三号的那一组老师一起发文了,在这里先跟大家请个假😭

新年快乐!

暗室逢灯联文组:

很荣幸请到了多位老师来通过手写和音频的形式为我们送上了祝福。感谢阿弦老师的剪辑以及后期加工@钟她没有柚子 老师


bgm:《让我听见你的声音》by Bigbang



以下是参与老师:


手写祝福:

@有生之年. 

@秦玖妍 

@嫩草吃兔砸(已阳勿催) 

@钟她没有柚子 

@啊啊啊阿昱啊 

@Tapioca奶茶(争取日更) 

@长安倾故里. 

@陌殇(看置顶) 

@超大号西瓜糖 

@小肉球 

@清行. 

@溏心荷包蛋 

@二战巴黎不设防 

@糊恩赐 

@猫忆- 

@菠萝蜜蜂蜜 



音频祝福:

@Tapioca奶茶(争取日更) 

@杀秋 

@Ranmo阮衿. 

@土狗蘸大酱【入股不亏】 



祝大家,新年快乐。

[衣香鬓影|07:30]丸啵的攻略之路

上一棒@白夜伶伶 


下一棒@close 


官号@Solitude联文组 


导语 现在是100%了,你满意了吗王小少爷?


衣服 Polo衫


——————————————分割线—————————————


王一博想不通,为什么像肖战那么好看的人,会钟爱于穿那种土到掉渣的Polo衫。

 

“哎我操,肖战你站门口干嘛呢?我还以为是老李呢,吓我一跳......”差点迟到的林清禾被背着身子站在教室门口的肖战吓了一跳,毕竟肖战身上那件Polo衫不能说是和将近六十的老李常穿的那件毫无关系,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老李让我盯卫生呢,你赶紧进去吧,别等一会老李来了把你迟到抓个现行。”肖战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一脸淡定地说。

 

“不是啊哥,你说说你,成绩又好,又长着一张祸祸小女生的脸,你就不能把自己收拾一下吗?天天穿这老李同款的Polo衫,你真的不觉得很土吗?”林清禾一把揽住肖战的脖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语重心长地教育起了肖战。

 

“走开啊,我的心思都在学习上,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

 

“林清禾!你又给我迟到!跟人家肖战勾肩搭背的要干嘛?第一节课给我滚到教室后边站着听!”一声大喝打断了肖战的话头,林清禾一个激灵,回头果然看见老李从走廊那头走了过来。

 

“啊,老李......啊不李老师,我错了我错了,我今儿腿疼,站一节课那哪行啊,李老师求求您啦......”

 

“呵,那早上体育课在那篮球打的最欢的是狗吗?少给我找借口,抓紧站后边去!”

 

“李老师......”

 

又来了又来了,王一博一脸无奈,作为林清禾这个活宝的同桌,这种和老李斗智斗勇的戏码他真的是见怪不怪了。眼看着斗争失败的林清禾蔫着头走到教室后面,王一博无比熟练地从对方书桌上拿出一本地理书塞到了林清禾手里。

 

“老李真烦,站了整整一节课我腿都酸了......你都听到了吧,就肖战那个榆木脑袋,你还想追他,我看你不把我喜欢你对着他贴脸输出他打死都开不了窍,说不定他性取向是学习呢......”林清禾蔫巴巴地从教室后面走回来,摊在座位上对着王一博抱怨,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一博火急火燎地捂住了嘴巴。

 

“说什么呢你!声音小点,要是让肖战听到我就完蛋了!你是不是缺心眼啊你!”王一博一边捂着林清禾的嘴小声威胁,一边心虚的抬头看向肖战的位置怕他听到。但是似乎肖战还徜徉在地理的世界无法自拔,应该......没听到吧?

 

“唔唔唔......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松开松开,我快被憋死了!我说我真服了你和肖战了,一个一天到晚穿着件土的要死的Polo衫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一个一天到晚把自己打扮得跟个花孔雀似的。哎你平时狂拽酷炫的臭脾气去哪了?怎么一说到肖战你就跟个偷吃糖怕被抓包的小学生一样?照你这样,你这辈子都追不到肖战你信不信。”林清禾好了伤疤忘了疼,转眼又开始教育王一博,把王一博说得一愣一愣的。

 

“滚滚滚,要你管!”反应过来的王一博一把推开了语气欠揍的林清禾,“越说越来了你,敢教训我了是吧?”

 

林清禾连忙十分狗腿地说:“哪敢呢博哥,这样,你要是相信兄弟我,我保证就算搭上这条小命都要帮你把肖战攻略下来,你看怎么样?”

 

王一博狐疑地看着林清禾:“就你?能行吗你?”

 

“保证行!哥你看,肖战不是喜欢有事没事就跑去图书馆吗,你明天就这样......”

 

(计划挺好,讨论也够激烈,but王那个啵你确定要让林清禾这个母胎solo教你谈恋爱???)

 

“hello啊肖战,好巧,你也来自习吗?”在图书馆蹲了两个小时的王一博装作一幅一不小心和肖战偶遇的样子。

 

“嗯。”肖战点头淡淡应了一声,然后就往靠窗的桌子前走去,坐下拿出一本书准备学习。

 

“诶,我能和你坐一起吗?”

 

“这题怎么做啊,你能给我讲讲吗?”

 

“等会学习完咱们一起去吃晚饭吧,你想吃什么?”

 

“诶肖战......”

 

“王一博同学,这里是图书馆,大家都在学习,你这样子一直说话会影响到别人的,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再说好吗?”终于,被王一博烦的一个头两个大的肖战忍不住开了口。王一博看着眉间稍有愠色的肖战一下子住了嘴,讪讪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不敢再说一句话。哼,林清禾那臭小子出的什么馊主意,回去就灭了他。王一博一边偷瞄肖战一边想着要怎么找林清禾算账。

 

“博哥本来就是你不对啊,哪有在图书馆拉着人家没完没了说话的,我是让你悄悄陪着肖战......”

 

“你再说?就是你的错!”王一博作势要抬手敲在林清禾的脑门上。林清禾一下慌了,连忙拦下王一博已经抬到半空的手:“好好好博哥是我错了,你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你听我说,你这样......”

 

“战哥下午好!我们一起去打球吧!”

“我不会打球,我还有套卷子没写呢。”

“林清禾你个狗东西......”

 

“战哥你帮我复习吧!快考试了我还什么都不会呢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基础太差,我给你一本教辅你先自己看看。有不明白的先自己思考再来问我。”

“林清禾你又给我找罪受......”

 

“战哥!”

“......”

 

就这样,在经历了一段坚持不懈的追求(其实是死缠烂打)之后,王一博彻底没招了。他算是明白肖战为什么坚持不懈地永远一身Polo衫了,林清禾有句话说的真不假,可能肖战的取向真的是学习,就像他万年不换的Polo衫一样,油盐不进滴水不漏。

 

这天放学又没有邀请到肖战一起回家的王一博一个人垂头丧气地骑着自行车慢慢溜达回家。突然,前面巷子口的一阵骚乱吸引了王一博,定睛一看,我去!怎么是肖战被围在一群人中间?王一博一下子急了,胡乱把自行车放在路边就冲了过去:“干什么干什么!你们一群人围着肖战想干嘛?有本事冲我来!”王一博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一把捞过肖战护在身后吼道。

 

“呦,这不是王大少爷吗?正好,你评评理,你说说肖战这小子凭什么啊?一天到晚打扮的跟个土包子一样,还那么多姑娘追在他屁股后面跑,土包子一个......”

 

“你自己看看你配吗?你是什么东西,肖战他长得好看学习又好,那样不比你强?我告诉你们,肖战以后我罩着了,你们谁来找他麻烦就是跟我过不去,小爷我跟你们没完!”王一博指着带头挑事的那个人破口大骂,恨不得把那人掀翻。

 

一群人听到这话面面相觑,谁不知道王小公子惹不得。家里有权有势不说,这打起架来也是个不要命的,他们虽然人多,但到底还是对王一博有点犯怵。不知道人群里谁说了一句:“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好爹吗......”

 

“谁说的?你给我出来!看我不打服你的!”王一博跟个小狮子一样一下子就炸毛了。

 

“哎不要!你们到底走不走?不走我报警了!”肖战拉住了正打算往上冲的王一博。王一博诧异极了,刚刚被一群人围着一句话都不说的肖战站在了他前面,手还紧紧攥着王一博的手腕。一群小混混一听说要报警还是怕了,于是一窝哄散。等人渐渐走远了,肖战才松开了王一博的手腕,王一博这才发现,肖战的手是抖的。

 

“战哥你......”

“一起回家吧!”两人同时开口。

 

“好。”

 

王一博推着自行车走在肖战旁边,肖战一直低着头,王一博不知道要说什么,于是两个人就这么一路无言地走着。

 

“我......到家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肖战停了下来,抬起头对着王一博轻声说。

 

王一博十分慌乱的刹住自行车,然后结结巴巴的开了口:“啊,也......也没什么,就是......就是我早就想跟你说了,战哥我喜欢你!虽然最近我经常烦你,但战哥你别讨厌我行吗?就......就只当朋友就行......”王一博越说声音越小,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到了脖子根。说实话,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肖战觉得他奇怪而丢下他跑掉。

 

“谁说我讨厌你啦?”肖战一下子笑了出来,然后低头从包里翻出来一个小本子递到王一博面前,“呐,你自己看吧!”

 

王一博一头雾水的接过本子,一页一页地翻了起来,每看一个字,王一博的嘴角就上扬一点。

 

“今天王一博跟林清禾说要追我,被我听到了,其实,我也喜欢他的,那就看看这个小狗崽子什么时候能攻略我吧。”

 

“今天一博陪我到图书馆自习,虽然他有点吵,但是......他真的好可爱!攻略度10%”

 

“今天一博叫我一起去打篮球,虽然我不会,但他打球还挺帅的嘛!攻略度30%”

 

“一博让我给他讲题?可是他从来不好好听课,这让我怎么讲吗,唉”

 

......

“今天一博叫我一起回家,可是我根本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会很尴尬吧我是说,还是拒绝吧。”

 

“为什么攻略度才90%?”看到最后一行字的王一博笑着抬头问肖战。

 

“鉴于你刚刚的见义勇为,那我就勉为其难再给你加上10%吧!现在是100%了,你满意了吗王小少爷?”

 

王一博一个飞扑抱住了肖战,趁着没人圈住肖战的脖子偷偷亲了一口,然后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肖战说:“那从今天起,战哥就是我男朋友啦!”

 

“嗯!”

 

第二天早上,一脸没睡醒的林清禾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走进了教室。突然,林清禾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王一博居然坐在肖战的位置上和旁边的肖战一起说说笑笑。林清禾瞬间清醒了,睁大眼睛走到王一博面前。

 

“我没看错吧博哥......你居然,在和肖战开玩笑?”

 

王一博笑眯眯地一把揽过肖战,对林清禾说:“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肖战。”

 

“不是吧博哥,你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去!这也太突然了吧!快快快给我讲讲!”

 

“嗯,等我心情好了再说。”

 

“啊啊啊啊博哥我求你了!”

 

......

 

 

——————————————END——————————————

又是碎碎念: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真的超级无敌抱歉又又又来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最近

快期末了学校事超多,在这先给我们的策划老师道个歉:sorry我迟到了!


啊就是本来前一篇快写好了,结果看来看去真的超级不满意,于是乎,我用

了我的备用脑洞。但是我怎么觉得,这篇还没上一篇好()坠了。


还是那句话,小学生文笔真的,我检讨!大家要骂也轻点骂(对手指)


还有今天博哥的新歌真的呜呜呜呜呜呜呜,超好听超喜欢,大家都速速去

听!以及啵啵子和赞赞子明里暗里年底秀个恩爱,我真的!kswl啊啊啊啊啊

啊啊!


再次表达我的歉意,迟到我检讨!超级烂的文笔我也检讨......就当无脑小甜

饼随便看看昂()


大家开心就好!2022的最后两天了,先祝大家新年快乐!!!!

暗室逢灯联文组:

1.1-1.3尽情期待

句子为每位老师本篇文章的导语




战博

梧桐枝桠疯长,爱意刺穿心脏-@琑家的阿月Ꮤ(谢绝转载) 



是你带我走出黑暗看见了光,我也陪你将世界点亮,往后余生,我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姽婳何奈流年 



你跟我走,我带你去过你真正想要的生活。-@啊啊啊阿昱啊 



北堂墨染的眼从台下望上来,映进百里弘毅的眸子里,眼神交汇间,两人交流成句,‘无论如何你我同体,从此,你便是我,我便是你’-@糊恩赐 



“播种栽树,与君承欢”-@Ranmo阮衿. 

  

“他救不了童年的自己,但他可以救他的童年.”-@阿念姑娘 



在喜欢和报复之间,他选择相信他的来意是他所期盼的。-@繁华黎秋. 

  

“我是被困暗室的伤者,蜗居一隅舔舐伤口,你打着摆渡人的灯,从此,暗室逢灯永不熄灭。”——肖战

“我是踽踽独行的孤燕,一路碰撞寻找航迹,你持着摆渡人的线,自此,低空飞行永不迷途。”——王一博-@Bbigfan 



“我救了你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也把你救回来。”-@奶盖芋泥超好喝 

  

  

你渡了我,谁来渡你?-@溏心荷包蛋 

  

  

王一博见过那样万人空巷的独属于一个人的盛世,也见过人声鼎沸为一人而欢的场面,但这些与他无关。-@小戬缘0805 



谢谢有你在,陪着我奔向光。-@受  不  起(缺少部分在群里) 



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土狗蘸大酱【置顶预售】 



我只记得那日,他腰间挎着长剑向我走来,那时我就在想,他是所有人心中的大将军,却只是我一个人的少年郎。-@加减乘除的减 



你那时问我能不能给你拿块点心,我给你了;如今你同我要江山,我也给你了。一博你看,父后一直都这样喜欢你。”- @Tapioca奶茶(争取日更) 



我不想离开你,可是你必须离开我了……-@嫩草吃兔砸 



有幸相遇

不幸错过

庆幸重逢

从始至终,想要的不过一一个你。-@梅叽 



从始至终,我要的,不过一个你。-@山上的果子-林林 



“美人!当心剑在偏一分,你的性福就没有了”-@妤白白呐 



差一点我就抓住你了-@慕夏_ 



“我愿成为你的羽翼护你一世周全。”

“可我只想你安安稳稳的活下去。”-@猫忆- 



我们的生活在此刻交织,实现灵魂的救赎-@有匪君子 



单向救赎不如双向奔赴-@川三 



后来有个传闻他很是受用——肖战是王一博的浪漫主义根源。-@P林珮L 



这里荒芜寸草不生,后来你来这儿走了一遭,山野花开,草绿盛景。

我做了一个梦…等等!是我还没睡醒吗?我喜欢的人竟然躺在我身边?!—@懒癌珞七(缺失看置顶) 


@陌殇(看置顶) 


@兔子骑着大摩托 


@阿拽 


@楚辞入股不亏 


@温肆瑾【限流看文戳主页】 


博肖



“我的人生一直都是黑暗的,直到高三那年遇到了他,我生命中的那缕阳光”-@秦玖妍 



“愿你满是阴暗潮湿的地方照进只属于你的一束光。”

“如你所愿。”-@季月归 



谁说坠落的星辰不会再遇见他的月光呢?-@九谷 



我费了半条命,不过是想尝尝那玉香斋的点心,要一个你罢了。—@钟她没有柚子 



我的世界是无声的,但你一抱我,我就听见了独一无二的声音。-@小肉球 



阳光洒落在他年轻的脸上,仿若头上顶着一圈光环。

“喵。”

王一博笑道。-@二战巴黎不设防 



月亮只会沉默,情话要自己去说。 @菠萝蜜蜂蜜 



肖战手下的人都说,王一博是肖战生命中唯一的光点。唯独王一博清楚,是肖战带着他走出了深渊-@酒后不闻尘·离祁岁酒 



血红色的曼珠沙华,是无尽的爱情,也是地域的召唤,你若不肯回头,我便共浴沉沦。-@木槿轻轻舞 



雾里看花,大雾散尽,花亦不在;水中捞月,水光粼粼,月影无形。

前世的因,今生的果,独留我一人独行世间,惆怅彷徨。-@流着芝麻馅的元宵 



这一秒只想在爱里沉溺-@司玖玖玖(高三暂退) 



让我们平静地幻想未来每一刻。-@林矛 



用最纯净的血,解最邪恶的咒-@吾i安红豆 



我忘了说。—@乌托邦的猫 



Wherever you are You are always in my heart -@清行. 



“我于万家星火中被弃入黑暗,我本该忘了光亮,可你的出现才让我发现,原来我爱的不是那灯火,而是仅仅一个你”-@长安倾故里. 

  


一个了结性命,一个收割灵魂,本质上,他们就是一类人。-@无又又 

 


@一捆酸菜 



美工@Tapioca奶茶(争取日更) 

策划@钟她没有柚子 

主办单位即活动构思@暗室逢灯联文组 

宣发@钟她没有柚子 

新坑

想要开一个新坑,长篇

这次是想要认真写的一篇文,大纲写了1500+,虽然不算多,但真的有很认真地在构思在写大纲

但这是我第一次写be的救赎,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写的好,还是那句话,为了致敬博肖的爱情而写!

第一次写长篇,第一次写be,第一次写这么长的大纲,所以这么多第一次,我会认真的!

(浅浅露个大纲的角角~)

ggdd要一直好好的!


重重重复这句话:博君一肖是真的!!!!

呜呜呜你怎么结婚了

 *博肖小剧场之沙雕篇,现实向

 *文笔不好,大家轻喷hhh

 *勿上升蒸煮

——————下面开文———————

  肖战经常骂王一博是大笨狗,因为王一博只要一喝醉就开始各种撒泼打滚脑子不好使,就像一只傻不拉叽的大笨狗。

  

  “我到家了狗崽崽,你那边还有多久结束?”

  

  “才开始呢战哥,制片方这边的人刚刚到,估计还早着呢,不知道今晚几点才能回去。你先睡吧战哥,别等我了昂。”

  

  肖战一进门就倚在鞋柜上开始给王一博发信息,本来还想王一博能早点回来他们俩一起点些好吃的一起吃夜宵呢,现在看来,肖战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泡汤了。

  

  主要是这部戏的剧本王一博特别喜欢,说什么也要亲自拿下来,不然也用不着半夜跑出去应酬。

  

  “算啦,我还是不打扰他了,刚好今晚安静,我自己一个人好好睡个觉。”肖战自己嘀咕着。然后脱掉外套,换上拖鞋去浴室洗澡了。

  

  肖战磨磨蹭蹭地洗了将近一个小时,确定自己在水里泡舒服了,这才穿上睡衣走了出来。他一边用浴巾使劲擦着头发,一遍拿起手机解了锁,看看和王一博的对话框。果然,不出意料,王一博一条信息都没发过。

  

  “那就……睡觉!”肖战丢下手机,舒舒服服躺在了那张软乎乎的双人床上。他把自己埋在枕头和被子里面,用力地嗅了嗅,嗯!王一博早上刚换的床单被套,还有阳光的味道!

  

  “给这狗崽子留个小夜灯吧!免得半夜自己一个人回来怕黑。”肖战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关掉了灯,只留下了当时他俩去买家具的时候精心选的那个小月球的夜灯。肖战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没过一会就呼呼睡着了。

  

  

  半夜,肖战好像迷迷糊糊地被什么东西抱着蹭醒了。他吓了一跳,猛的一睁眼,发现是王一博抱着他,脑袋埋在他腰间蹭来蹭去。

  

  “干什么啊王一博,你这是喝了多少啊?酒味熏人呢!快给我起来,刷个牙再上床睡觉!”肖战一抬脚轻轻踹踹王一博,没想到这狗崽子喝得跟一坨烂泥一样,身子一软就从床上掉下来了。

  

  “哎你没事吧王一博?快起来,我带你去洗漱,听见没?听话,嗯?”肖战一个激灵翻下床,把王一博从地上扶起来。刚刚闭着眼睛的王一博好像一跤摔蒙了,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不甚清明地看着肖战。

  

  “嗯……嗯?你是谁啊?你长得好漂亮啊……能……嗝……能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王一博突然开口了,大着舌头说出了这句话,中间甚至还夹着一个酒嗝。

  

   “噗……哈哈哈哈哈,王一博,你在外面都是这么骗人家小姑娘的吗?”

  

  肖战被逗笑了,他觉得王一博这一副大笨狗的样子真是好玩死了,于是,他也存心要逗一逗王一博。肖战举起自己的右手,把自己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在王一博面前展示,他换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

  

  “不好意思啊这位先生,我已婚。看到戒指了吗?这是我老公送给我的。”

  

  空气凝固了五秒钟,王一博盯着肖战的戒指盯了五秒钟。就在肖战怀疑王一博是不是睁着眼睛睡着了的时候,王一博突然瘪着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呜你真的结婚了吗呜呜呜呜呜呜,你老公……你老公是谁啊?他好幸运啊呜呜呜呜呜,他居然拥有你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肖战顿时哭笑不得,王一博怎么还跟个三岁小屁孩一样,说哭就哭。他有些好笑地看着王一博,一直等到王一博打了个哭嗝,止住哭声,才抬起手抹干净王一博脸上的泪珠,然后用哄小孩子的语气轻声说:

  

  “哭够了吗狗崽崽?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老公就是你,这戒指是你亲手给我戴上的,还记得吗?看看你的右手,也有个一模一样的。”

  

  王一博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他真的抬起自己的右手认真看了看,还真的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

  

  “那……那说好了,我们已经是……夫夫了,你不准跑哦……”

  

  肖战被王一博可爱到了,大笨狗虽然笨,但谁架得住他可爱啊。他捏了捏王一博的小奶膘,宠溺地笑着说:“知道了狗崽崽,我这一生都归你,至死不渝。所以,我们去刷个牙,然后睡觉,好不好?”

  

  “好。”

  

  

  第二天,王一博睡到了自然醒。他睁眼一看,肖战正被他圈在怀里,安稳地睡着。他本来想先悄悄下床给肖战煮面,结果一动,肖战就醒了。

  

  “你醒了啊战哥,我昨晚是不是回来挺晚的?有没有吵到你?”

  

  “我都说了你就是大笨狗,你还不承认。喏,你自己看摄像头去吧,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王一博狐疑地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调出昨晚的摄像头的录像看了起来。五分钟后,王一博彻底绝望了。

  

  “我怎么这么蠢……啊……战哥,你忘掉昨晚的事情好不好,选择性失个忆,行不行?”

  

  “想得美。”

  

  “求你了战哥~”

  

  “我就不!”

  

       ……

———————END————————